轻饶施暴者致幼儿园“虐童”案频发-中青在线

当前位置 : 主页 > 电影 >
轻饶施暴者致幼儿园“虐童”案频发-中青在线
* 来源 :http://www.qingqingnen.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11-26 11:42 * 浏览 :

  □ 本报记者 蔡长春 本报见习记者 张晨

  扎针、殴打甚至猥亵,最近,幼儿园“虐童”丑闻屡见报端。有统计称,今年到当初已曝出19起相似的“虐童”事件,引发社会普遍担心。

  多位法律人士今天接收《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当前对“虐童”案的司法认定仍存在一定问题,尤其是轻易忽视对儿童心理造成的伤害,且对施暴者的惩治较轻,将来应进一步加大对涉事人员及相关单位的惩治力度。

  政法机关及时参与通报进展

  “虐童”事件发生后,守护社会公正正义的政法机关能做些什么?

  “公安机关接到报案应及时立案,调查案件事实、受害者、犯罪嫌疑人等情况,收集相关证据,如幼儿园中的录像及其余工作人员、受害人的证言等,确认是否存在违法犯罪行为。”北京市威宇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蕾律师说,对此类社会关注度较高的案事件,公安机关应及时通报调查进展,教育行政主管部分也要及时通报情况,防止谎言四起耳食之言,造成社会尤其是幼儿家长们不用要的恐慌。

  张蕾认为,假如公安机关经考察确认存在犯法行动且证据充足,应及时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分辨查究责任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职员、直接义务人员的法律责任,可能涉嫌的罪名包含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成心伤害罪等。

  “检察机关可以提前介入此类案件,引诱公安机关调查取证,增进全部事件更加高效公平地解决;如果终极进入审讯程序,法院也将充分履职,对施暴者依法予以严厉惩治。”四川省成都市国民检察院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处检察官王亮告诉记者。

  儿童心理伤害认定易被忽视

  一提到“虐童”,人们首先想到的往往是虐待罪,从前“虐待罪”的对象仅是家庭成员,老师不属于家庭成员,因而对施暴者无奈实用该罪名。

  据王亮先容,2015年11月1日实施的刑法修改案(九)扩展了虐待罪适用范畴,先生作为“对未成年人负有看护职责的人”被纳入适用对象,这在必定水平上解决了对施暴者进行法律制裁的窘境。

  “但在该罪名的详细适用进程中仍然面临一个重要问题,即入罪较难,依照现行法律规定,只有到达‘情节恶劣’的情况才干适用,而司法实际中‘情节恶劣’的标准往往难以把控,因此造成了适用的迷惑和司法标准的不同一。”王亮说。

  更让王亮觉得担忧的是,鉴于儿童属于特别群体,对其所受伤害的认定还存在“物理标准”和“心理标准”两大问题,须要特殊引起留神。

  王亮剖析说,在“物理标准”方面,以轻伤为例,依据最高人民法院等五部门于2014年1月1日颁布实行的《人体伤害程度鉴定标准》规定,诸如颅骨单纯性骨折、牙齿脱落或者折断2枚以上、缺失半个指节等情形才可能形成轻伤。

  “家喻户晓,这些伤害如果发生在儿童身上成果要严重得多,可这些标准适用在儿童身上时居然与成人不什么不同。”王亮认为,这样一来,诸如儿童身材被扎多少个针眼要定故意伤害罪在司法实践中简直不可能,针对儿童的“物理标准”不下降,带来的只会是“同等但不公平”。

  在“心理尺度”方面,王亮以为无论是迫害仍是性侵,对孩子的心理伤害往往会比物理伤害更大、更长久、更难愈合,可在刑法评估时,心理损害因素往往被边沿化,甚至被疏忽,其标准也跟成人无异。

  “心理创伤带来的大多是儿童心理问题的埋伏和后期暴发,这一点在司法实践中也最容易被忽视,只有尽快解决这一问题,才能真正实现对儿童的有效保护。”王亮说。

  惩治力度不够预防效果不佳

  “虐童”事件何以如斯高发?在上海市法学会未成年人法研讨会会长姚建龙看来,这是一个非常庞杂的社会问题,与当前婴幼儿教导师资力气和保障不到位、对儿童校内保险的忽视、破法及监管绝对缺失等多种因素非亲非故。

  不外多位受访者均告知记者,在众多因素中,对“虐童”施暴者的惩治力度不足,是一个十分主要的起因。

  王亮举例说,如法律对“虐童”施暴者仅划定了“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的刑罚,这样的惩办力度显然不够,进而也会带来防备后果不佳。

  王亮认为,在对“虐童”事件的处置过程中,可以借鉴国外对儿童性侵略罪者的一些处罚办法,如美国在其国民的护照上对有儿童性侵占罪前科的人予以标注“公示”,一些国度还对有此类严峻儿童犯罪记载的人员处以毕生禁止从事与儿童相关行业的“制止令”,更有甚者对有犯罪记载人员濒临校园的物理规模都有所限度。这些举动,一方面对其本人构成足够的制裁,另一方面也造成了强盛的震慑力。

  “除对施暴者自己的惩治外,对其所在单位也应给予足够的处分,包括重大情形下撤消其所在校园的营业资质等,只有这样能力倒逼其进行有效监管,杜绝此类问题的产生。”王亮说。

  张蕾提议,要严格打击幼儿园“虐童”等守法犯罪恶为,从严追究相干犯罪嫌疑人的法律责任,同时推出存在“虐童”景象幼儿园及行为人的黑名单轨制,倒逼监管力度的增强。

  “现在各地检察机关纷纭成立了独立的机构,专司未成年人掩护检察工作,犯罪预防是未检机构的重要职能。作为未检检察官,咱们也在尝试通过法治巡讲、家长课堂、教室课堂等方法加强宣扬,一方面让家长加强儿童防护意识,另一方面也对学校和老师进行法治教育领导,以此强化相关人员的遵法意识,警示其不要触碰红线。”王亮认为,鉴于“虐童”事件大多会给涉事儿童带来不可磨灭的严峻伤害,因此预防的意思与价值显得尤为重要。

  姚建龙倡议,除检察机关外,公安机关也应更多地介入到儿童维护工作中来,如日本各级政府都设置了专门的少年警察机构,我国也能够鉴戒此举,以进一步进步办理“虐童”案事件的专业性。

  “‘虐童’是阳光底下最罪行和卑鄙的事,必需要严厉打击。”姚建龙语气凝重地说道。

  本报北京11月24日讯  

相关的主题文章: